爱游戏手机app

聚焦IPO 美硕科技经营上深度捆绑美的涉嫌向关联方利益输送
发布时间:2022-08-02 12:59:47 来源:爱游戏安装通道 作者:爱游戏下注网

  原标题:聚焦IPO 美硕科技经营上深度捆绑美的,涉嫌向关联方利益输送

  美硕科技在经营中“以价换量”的做法虽然保证了营收的增长,但因深度与美的“捆绑”也导致公司发展受制。此外,在报告期内频繁关联交易背后,交易价格的公允性也让人怀疑。

  一半以上营收来自美的集团贡献的浙江美硕电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硕科技”),在经营中“以价换量”的做法让其在2021年营收实现同比增长24.77%的同时,净利润也同比下滑了0.36%。而在产品成本、售价无优势的情况下,公司的核心产品毛利率竟然超过竞争对手,这一情况也实在令人好奇。此外,在公司与美的集团、关联方的交易背后,可能存在着利益输送的疑点。

  招股书披露,2019年至2021年,美硕科技营收实现了持续稳定增长,分别增长了38%、17.35%和24.77%,然而在营收增长的同时,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速却在持续下滑,分别为94.55%、12.13%和-0.36%,特别是2021年净利润的负增长与公司的“以价换量”经营策略有着直接关系。

  从产品类型划分看,美硕科技主营业务产品包括通用继电器、汽车继电器、磁保持继电器、流体电磁阀产品和其他,其中通用继电器产品收入占比超过了80%,为公司的核心产品。《红周刊》发现,虽然公司的通用继电器销量在报告期内实现连续增长,但单价在成本增长下提价幅度却是不尽如人意的。受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公司的通用继电器在2020年销售成本同比增长8.33%情况下,单价仅增长了2.26%;2021年,在销售成本仍同比增长2.88%的情况下,产品销售均价仍在下降(见表1)。由此可判断,在公司核心产品销售额提升的背后,靠的可能是“以价换量”的经营策略。

  表面上,以价换量的经营策略在短期内是能够刺激收入增长的,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经营策略同时也会导致公司的综合毛利率的持续下滑。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9.24%、31.27%、27.96%和24.32%,而同期的宏发股份、三友联众、航天电器三家可比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均值分别为36.04%、36.01%、36.60%、35.10%,不仅高于美硕科技,且变动趋势与美硕科技也不尽相同。

  《红周刊》发现,在公司选取的三家可比公司中,三友联众通用功率继电器产品与公司通用继电器产品在应用领域、产品结构基本一致,主要原材料都包含触点类、漆包线、五金件和塑料件等,主要客户存在重叠,且三友联众通用功率继电器产品与公司通用继电器产品都为各自核心产品。因此,二者产品重合度最高,可比性较强。

  三友联众招股书披露,其继电器的核心零部件——触点、塑料零件和五金零件采取的是自产与外购相结合的方式,而美硕科技仍然需要外购原材料。其中,三友联众用来生产通用功率继电器的核心零部件之一的触点以自产为主。三友联众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19年,其自产触点的单位成本均为0.08元/个,而外购的平均单价分别为0.23元/个;同期,美硕科技采购触点的单价均为0.08元/个。相比之下,公司触点采购单价与三友联众触点的自产单位成本一致,但却不及三友联众外购触点单价的一半。那么,公司为何能以如此低的价格采购到触点的呢?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三友联众另外两类核心零部件——塑料零件和五金零件。2018年和2019年,三友联众这两类原材料的外购单价分别为0.04元/个、0.05元/个,同期美硕科技同类原材料采购单价均为0.05元/个、0.04元/个,差别不大。

  此外,三友联众2018年和2019年采购漆包线元/个,同期美硕科技同类原材料采购单价为60.78元/个、58.46元/个,均比三友联众采购单价高。

  要知道,三友联众前述原材料的采购量在这两年是要远大于美硕科技的,理论上采购价格可能更便宜一些,进而三友联众在成本控制上要比美硕科技更具备优势,可事实上,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美硕科技通用继电器产品毛利率为29.52%、31.65%、28.22%、24.71%,而三友联众通用功率继电器产品毛利率不仅均低于前者,且变动趋势也不一致,分别为27.15%、27.47%、27.62%、22.23%。难道是美硕科技更具备售价优势?

  据三友联众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0年1~6月,其通用功率继电器产品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53元/颗、1.55元/颗、1.48元/颗,而同期美硕科技通用继电器产品平均销售单价仅分别为1.41元/颗、1.41元/颗、1.45元/颗,均低于三友联众通用功率继电器产品的平均销售单价。

  在产品成本无优势,而且售价明显低于三友联众的情况下,美硕科技通用功率继电器是如何做到高于三友联众的通用功率继电器毛利率的呢?显然这是有些不正常的。

  《红周刊》还发现,公司在经营中与美的集团深度捆绑,大客户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公司基本面。

  招股书披露,2019年至2021年,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超过69%,客户集中度高于可比公司,其中第一大客户美的集团对公司的收入贡献分别为23944.14万元、28808.16万元、30920.31万元,占营收比重的60.72%、62.26%、53.56%,为公司的核心客户。

  问询回复披露,2019年至2021年,公司销售给美的集团通用继电器数量分别为16202.52万颗、19273.83万颗、21630.57万颗。虽然公司在问询回复中表示其对美的集团的销售单价申请了豁免披露,但根据同期通用继电器的平均销售价格1.41元/颗、1.44元/颗、1.44元/颗推测,公司向美的集团销售通用继电器的收入分别为22845.55万元、27754.32万元、31148.02万元。假设美的集团仅向公司采购通用继电器产品,那么2021年美的集团向公司采购通用继电器的金额要比招股书披露的对美的集团的销售额要高227.71万元,如此的话,交易真实性显然是存在问题的。如果美的集团并非只采购通用继电器,那说明公司2021年向美的集团销售通用继电器的单价是要远低于该产品的平均销售价格的。具体情况如何,需要公司进一步解释说明。

  美硕科技与美的集团之间的疑惑还不止于此。美硕科技成立于2007年,2010年开始与美的集团合作,招股书表示公司目前占美的集团同类产品采购比例达40%以上,已经和美的集团深度绑定。而除了业务往来之外,公司还曾用应收账款进行质押向美的集团旗下金融机构贷款。

  而值得一提的是,公司最大的应收账款方也恰好是美的集团,公司每年为此计提的坏账准备就在数百万元以上。

  招股书披露,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已履行完毕的借款合同中包括向宁波美的有限公司获得的分别起始于2018年5日23日、2018年11月19日的1300.00万元、1000万元两笔借款,以及向美的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获得的分别起始于2019年1月11日、2019年5月13日的1000万元、1000万元两笔借款。

  然而美硕科技2019年年报披露,2018年5日23日的借款金额为1000万元,而非招股书披露的1300万元,其他三笔借款金额则与招股书一致。究竟哪个数据是真实的,不得而知。

  更需注意的是,美硕科技2019年年报披露,公司向前述美的集团旗下金融机构的贷款利息率高达7%,而当年度向其他银行金融机构贷款的利息率处在4.22%至5.88%之间。显然,公司向核心客户美的集团的借款利率是要远高于其他金融机构的借款利率的,而这种利息的确定标准是否公允同样需要解释。

  除了深度“捆绑”美的而带来很多疑问之外,美硕科技在报告期内还存在频繁的关联交易,其交易价格的公允性同样值得探讨。其中与朗诗德(浙江朗诗德和绍兴朗诗德合称,绍兴朗诗德系浙江朗诗德的全资子公司)、乐清市熹达冲件厂(以下简称“熹达冲件厂”)、浙江容禾自动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容禾自动化”)之间的交易金额相对较大。

  其中,浙江朗诗德系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黄正芳配偶的弟弟朱锦成持股28.99%并担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黄正芳配偶的妹夫林建持股 0.57%并担任执行监事的企业。2018年至2021年,公司向朗诗德销售流体电磁阀产品的金额分别为368.14万元、655.13万元、452.83万元、635.27万元。问询回复披露,2020年和2021年,公司向朗诗德销售的流体电磁阀的数量分别为62.53万颗、84.96万颗,因此推算其销售单价分别为7.24元/颗、7.48元/颗。同期,公司销售流体电磁阀的平均价格分别为6.57元/颗、6.55元/颗。显然,公司对朗诗德销售流体电磁阀的单价分别高于该产品平均销售价格的10.29%、14.20%,且价格变动趋势也不一致,其合理性令人费解。与此同时,公司还向朗诗德采购饮水净水一体机。

  熹达冲件厂系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黄正芳配偶的妹夫林建持股100%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2018年至2020年,公司向熹达冲件厂采购冲压件,主要包括铁板、料带(见表2)。问询回复披露,公司冲压件的主要供应商为宁波北仑通骋飞机械有限公司、宁波市鄞州施达电子元件厂及宁波杰盈电器科技有限公司等,因熹达冲件其厂房距离公司较近,因此公司将熹达冲件作为冲压件的供应商之一。然而其采购价格却没有因为距离近而变得更便宜,问询回复披露,公司向熹达冲件采购铁板、料带的单价均比前述供应商高。可以说,通过高价采购,公司向关联方熹达冲件厂输送了大量利益。

  另外,美硕科技在报告期内一方面向关联方浙江容禾自动化有限公司采购设备;一方面该关联方又因租赁公司厂房而向公司支付水电费,以及因使用公司专利技术而向公司支付使用费。

  综上,公司同时向关联方销售、采购的情形下交易公允性是存在疑问的,而高价向关联方采购同样也说明公司的内控可能有问题。

  招股书还披露,公司目前拥有一食品经营许可证有效期自2021年2月2日至2026年2月1日,许可范围为预包装食品(含冷藏冷冻食品)销售;热食类食品制售;自制饮品制售(简单加工制作)。然而公司行业分类为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其经营范围中也并没有食品相关的经营范围。一般来说,要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需要先变更经营范围,而目前企信网未显示公司经营范围变更的信息。这一点令人疑惑。

  此外,公司监事、通用继电器事业部研发技术部经理,同时也是公司员工持股平台乐清盛硕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方旭目前专科在读。然而在2019年年报显示,方旭为本科学历,很显然,这一信息披露也是矛盾的,真实情况需要公司进一步补充说明。

  (本文已刊发于4月9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返回列表
上一篇:单县布鲁塑胶阀门有限公司:“小阀门”撬动乡村“大振兴” 下一篇:【2022年3月最新全国展会排期】全国展会信息排期、各会